返回列表
您当前的位置:北京吸脂减肥网 > 减肥经验 > 青少年减肥 >

捐卵还贷的女大学生:15分钟 不知道取了多少个卵子

发表于:2019-12-31 16:59:49

捐卵还贷的女大学生:15分钟 不知道取了多少个卵子

  戴上眼罩进门,做完手术又戴着眼罩离开,晓雯(化名)至今都不知道在长沙哪个别墅捐的卵。只记得躺在手术台上,冰凉的钢针,手臂般长,刺穿阴道、卵巢。先是像平常打针那样刺痛一下,之后是坠胀疼,不知被取走多少个卵子,疼得汗浸透了衣背。

  一时冲动消费带来身体永久的伤痛。然而,这种代价并没让晓雯还清欠下的5万多元贷款。今年6月从长沙一所高校毕业的她,临毕业前被迫打了裸条,至今仍欠着网贷。

  为还贷承受捐卵之痛的女大学生,晓雯不是个例。也想通过捐卵还贷的赵萌(化名)曾在捐卵机构见过不少同龄女孩。捐卵机构负责人告诉她,“大部分女生都是欠了贷款才来做的。”

  15分钟,不知道取了多少个卵子

  手术进行了半麻,“麻药从肛门塞进去,我当时还找医生多要了两颗栓剂(麻醉用)。”晓雯记得,取卵过程很短,不到15分钟,“疼”。

  晓雯第一次从网贷平台借到2000元,再经过几家网贷平台和私人借条周转之后,欠款累计到5万多元。2018年4月,大三下学期,晓雯备战考研,想彻底还清贷款。想起在网上看过介绍捐卵还清贷款的文章,她私信了作者。很快,对方推给她一个中介微信。

  加了中介微信后,晓雯按要求发送了照片和身高、体重、学历、血型等信息。中介告诉她,“医学生殖中心”会给不孕不育客户提供捐卵者资料,客户挑中后会线下见面“考察”。在一家咖啡店,晓雯通过了“面试”。如果取卵顺利,她可以拿到4万元酬金,前后仅需15天左右。

  月经期第二天,晓雯飞去捐卵机构所在地广州体检,体检合格后开始打促排卵的针,一连打10天。吃住都在酒店里,每天餐补60元,还被要求加鸡蛋牛奶。不过,晓雯打针后,卵泡发育不理想。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初,她连续三次前往广州打针促卵,又飞去上海进行第四次尝试,都没合格。

体检中心内部照片。受访者供图

体检中心内部照片。受访者供图

促排卵药物。受访者供图

促排卵药物。受访者供图

  2019年4月,毕业在即,晓雯等不了,与中介商量后改成盲捐。盲捐不与客户对接,无需面试与挑选,但报酬不高。第五次,在长沙,晓雯被带到一处别墅。中介安排司机接送,上车后给她戴上眼罩,禁止带手机。盲捐完成后,她到手2万元。

  “不到万不得已,我不会那么做。”捐卵同样被昆明大四学生赵萌视为救命稻草。“我是学医的,知道捐卵伤害有多大,根本不可能像网上说的取几颗卵子那么简单。”

  赵萌是护理专业学生,了解捐卵危害:促卵针可能引发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,取卵手术的穿刺针会在卵巢上留下创口,可能导致感染,引发多种并发症,出现积水、休克,还可能导致不孕,甚至死亡。

  在2018年初,每天赵萌都要还贷近一万元。

  临近还款日,催债信息一直不停,手机只能调成静音,“每震一下,心特别慌。”“如果回复信息晚了,对方电话立刻打过来,不听你说什么,直接开骂,两三分钟都停不下来。如果不理或不接,就威胁爆通讯录。”

  赵萌想到了捐卵,“我在网上搜到捐卵广告,在文末留了微信,一天有五六个中介来加我。”

  赵萌前往上海一家中介机构,对方称愿付3万多元酬金。“先做检查,结果身体不太好,捐不了卵。”在捐卵机构租住的公寓里,赵萌看到,一屋子都是年轻女孩。“从打扮、年龄看,跟我差不多。”捐卵机构负责人告诉她,“大部分女生都是欠了贷款才来做的。”

  “挺庆幸身体不太好,没有捐成卵。”赵萌说,即便捐卵成功,也还不清贷款,还伤了身体。

  北京朝阳医院生殖医学中心医生马帅表示,市场上所谓“捐卵”是违法的,国家禁止卵子买卖。2003年卫生部修订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》指出,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以任何形式募集供卵者进行商业化的供卵行为。

  “非法取卵只追求卵子数量,而忽略捐卵对女生身体健康的影响。”马帅指出,除了在安全上面临高风险,“很多伦理方面风险也需要引起重视。这些卵子卖给不同的人,生出来的男孩女孩再相遇,有可能出现近亲结婚等情况。此外,若没有对捐卵者进行严格的遗传病筛查,捐卵将可能扩大遗传病的遗传范围。”

  去试药、去夜总会面试、去裸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