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
您当前的位置:北京吸脂减肥网 > 饮食减肥 > 减肥药 >

历史将铭记这个春天!“如果有一天我走出去了

发表于:2020-01-29 18:47:58

wei3.jpg

除夕。凌晨三点多,护士李鐾安顿好病人,走到医院的生活区躺下。她的手机里跳出一条微信——“新年快乐”,紧接着,她又看到了十多条未读的祝福。“哦,过年了。”李鐾在心里轻轻说了一声,然后给先生发了一条报平安的消息,沉沉睡去。

这个春天,名叫“新型冠状病毒肺炎”的传染病,突如其来。在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,应急隔离病房已连续奋战多日。这里是上海集中收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的定点医疗机构,是上海战“疫”的最前线。

李鐾是“进驻”应急隔离病房的第一个医护人员。过去的整整七个白天、七个黑夜,与李鐾并肩作战的是穿着厚厚防护服的医护人员,是没日没夜在这里讨论诊治方案的全市医疗专家,是负责调配物资药品保障的后勤人员,当然,还有一群渴望重见阳光的患者。在这个甲类传染病隔离区内,医患面对的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役——它打响了!

七天,经全力救治,小金的病情迅速好转

wei2.jpg

拉起警戒线,保安一再提醒记者,“不能再超过线了哦”。从中央媒体到地方媒体,从文字到摄影摄像乃至直播记者,大家前呼后拥。“出来了,出来了!”……不知谁喊了一句,照相机开始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。

一位长发姑娘独自走了出来,医护人员在门外一字排开。米色羽绒服配黑灰格子围巾,戴着粉色口罩的小金,没想到迎接她的是如此隆重的出院仪式。一束浅紫鲜花、一个大红色鼠年生肖玩偶,这是医护人员送给小金的出院礼物。21岁的她,经历七天的封闭隔离治疗,终于在昨天迎来了出院的日子。

“说两句吧,谈谈感受。”面对记者不断递来的话筒,这个女大学生有些招架不住,“不说了,不说了,真就一句话,感谢医务人员。”

昨天,大年初四,小金走出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A3应急病房楼。这是上海第四例、也是最新一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痊愈出院患者。

小金是上海人,在武汉读大学。今年1月,她回家过年,在家没几天就发烧了,去医院看病,没想到“中招”。去医院那天,接诊医生警惕性很高,让小金拍了CT,完善了一些检查。1月22日,还有两天就是除夕了,小金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,被专用120救护车送入市公卫中心。

七天,经全力救治,小金的病情迅速好转。痊愈后,她走出来了,“这是一个难忘的春节!”

wei10.jpg

“患者痊愈,我却被关起来,但真的很开心”

就在几百米外,还有一群人被“关”着,可他们却说,“很开心”。这栋楼叫医学隔离楼,护士长李鐾已入住两天。

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应急隔离病房正式运转后,她是第一个进去的人,这家医院首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患者也是她收的。按照这个抗疫团队目前定下的7天“换防”的作息制度,27日,她结束了第一个七天的治疗任务,走出隔离病房,直接被车送入“医学观察楼”,接受14天单间隔离观察。她要每天自测体温,直到两周后各项身体体征安全无虞,方可走出这个单间。

为4.jpg

为何觉得自己开心?“因为一个个患者走出来,痊愈后走出来了!”李鐾对记者说。

80后李鐾是护士骨干,是市公卫中心里的“60人”应急护理班成员。她长期备班,可以随时被调集起来“应战”。

说起此次接收的首例确诊患者,她记忆犹新。“首先,不是一个人,而是两个人,他们是一对夫妻。”李鐾忘不了那个深夜,她在医院做着应战疫情的准备,突然听闻一声,“有病人来了!”

李鐾穿着厚重的防护服奔下楼,专业负压120救护车的门开了,走下来两个人,跟李鐾穿着类似的防护服,“从头包到脚”。“我有点惊讶,但看着他们包得那么好,我倒放心了。通常普通人见到我们这样全副武装,会有点害怕,当地医院已经给他们‘穿戴’好了,消除了他们第一道心理上的恐慌防线。他们见到我,也觉得蛮正常——大家穿得都一样。”李鐾心想着,就一路护送着这对夫妻进入了隔离病房。

应急隔离病房,就是此次集中收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地方,也是李鐾与十多名护士们与这群患者朝夕相处的地方。这里的节奏很快,每天在督导的检查下,大家花大约20分钟穿好防护服、戴好护目镜和口罩,佩戴负压头套,“全副武装”地进入隔离病房。

4343433443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