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
您当前的位置:北京吸脂减肥网 > 体育运动 >

问题少年眼中的成都嘉年华:有学员3天被要求做2万个下蹲

发表于:2020-01-29 06:25:23

问题少年眼中的成都嘉年华:有学员3天被要求做2万个下蹲

  ▲11月29日下午,新京报记者探访成都“嘉年华”,铁门紧闭,墙上的标语已经摘掉。新京报记者 王昱倩 摄

  折磨与反抗

  成都“嘉年华”是一个绝对封闭且等级森严的地方。层级结构从下往上是:新生、老生、骨干、教导员、心理老师、校长。

  每天早晨5点半,学员需要绕180米的操场跑步,早上40圈,晚上20圈。如果没有完成,将会受到严厉惩罚。

  最普遍的惩戒措施是“加体能”——蛙跳、下蹲、高抬腿、展腹跳、俯卧撑各50个,250个为一组。一旦犯错,就要加两组。

  因为不服管教,三天时间里,学员岱歌被罚做六万八千个体能,其中包括两万个下蹲。有一次做到凌晨三点,她吃力地爬到上铺睡觉,突然两腿一麻,差点仰面摔到地上。

  新生要绝对服从老生。上厕所、夹菜、喝水都要报告。任何一个老生,都可以给新生“加体能”,一个老生对新京报记者说,“我就是被折磨过来的,所以我喜欢折磨别人。”

  老生小进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学员岱歌刚来时情绪特别大,她一哭,就给她加体能。我当时想,让她吃点苦,她就会珍惜以后在外面的生活。惩罚她,是想帮助她早点出去。”

问题少年眼中的成都嘉年华:有学员3天被要求做2万个下蹲

  ▲嘉年华的学员上心理辅导课。图片源于网络

  待了一年六个月的秦萧,是这里的“骨干”。他向新京报记者回忆,老生殴打新生是被默许的,如果不这样做,老生就会受到教官的惩罚。“折磨新生不会觉得愧疚,是一种快乐。”

  24小时驻守营内的教官,位于权力的上游,讨好他们,是大家心知肚明的生存法则。在这里,所有人都争着给教官挤牙膏、洗衣服内裤、倒洗脚水、按摩。

  上述说法,“嘉年华”的一名教官均予以否认。他对新京报记者称,这里不存在虐待学生。“我们每周开会,都强调不能对学生动手。”

  离开“嘉年华”,需要表现良好,得到心理老师的认可。一名学员对新京报记者说,他常常在心理老师面前假装悔过,但发现没有用。

  三个月后,教官通常会告诉家长,孩子还没改造好,让家长续费。

  被续费是所有人的噩梦。容炜曾给母亲写信,陈述被殴打的遭遇,没有等来回信。这些信都被教官扣押了。王凝也跑去看过儿子,但被拒之门外,理由是,一旦见家长,改造的过程就前功尽弃。

  由于一直反抗,容炜始终没有通过投票,晋升老生,但三个月后,他被允许协助老生管理新生。容炜说,有次他的新生弄碎了树脂眼镜片,吞了下去。容炜赶紧往他的嘴里灌醋,硬逼他吐出了碎片。

  秦萧见过一名新生,通过绝食、吞石头、吞筷子来反抗。他和其他老生摁住他,往他嘴里灌清油,看着他痛苦地哇哇直叫。在这里,反抗越多,遭到的殴打越多,秦萧总看见,这名新生背上青一块紫一块。

  “嘉年华”曾发生过一次“暴动”,老生带头,新生参与,计划制服教官后逃跑。当时一名参与“暴动”的新生说,被告密后,计划失败。学员们与教官发生了肢体冲突,一名教官的鼻梁骨被打断。趁着混乱,一名个子高大的新生翻墙跑了。

  几名没跑成的“主犯”,被人用木棒在屁股上抽打了三十下。

  学员们将这里的人分为四个大队:“伤残队”、“托儿所”、“缉毒大队”以及“疯人院”,分别代表身体不好的人、青少年、吸毒者和患有精神疾病的人。”

  18岁的何云因吸毒,被父母送进“嘉年华”。何云对新京报记者说,教官告诉他的家长,在这里能把毒瘾戒掉。但实际上,这里并没有解除毒瘾的单独措施。

  梅毒患者卿臣被父母送来戒网瘾。他对新京报记者说,他随时可能脚肿,不能出汗,但仍遭受了体罚。有一次他把联系方式告诉出营的朋友,被罚站到凌晨3点。

  一名前教官说,孩子们离开后都无法释怀,“因为在里面,他们没有得到什么心理辅导。他们假意顺从,大家都心照不宣。”